bat365在线登录

从黔东南的乡村篮球赛看见体育的活力与希望 新京报快评

Posted by admin

8月1日,贵州省台江县台盘网红球场举行“美丽乡村”篮球联赛黔东南州半决赛,

这个夏天,比天气更火热的,还有贵州黔东南的乡村篮球赛。因为比赛水平高,观众参与度火爆,这里的篮球赛被人们戏称为“村BA”,引起媒体广泛报道。

这确实是一个“奇迹”。在过去两年,因为疫情影响,中国篮球职业联赛(CBA)一直采取赛会制,脱离了主场,球场里几乎没有观众。和这种必要的“冷清”相对比,贵州“村BA”的火爆让人们看到了体育本身的快乐: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在自己家门口就可以看比赛,真正的全民体育在这里成长。

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一共下辖1个市15个县,每个县市都可以派一个球队参加全州比赛,只要年龄满22周岁,本地农村户口。这是黔东南地区的最高级别比赛,当然每一个县市也有自己的比赛。当地体育官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黔东南每一个村寨都有篮球场,打篮球已经是村民的日常生活。

这让人想起巴西的足球运动。全国比赛之下,各个地方也都有自己的联赛,以至于国内不少人搞不清巴西足球联赛的性质。20世纪90年代,中国开始办甲A联赛的时候,有俱乐部去巴西请外援,过来一看水平很高,后来才知道是巴西乡村俱乐部的球员——这是真正足球王国体现的水准。

黔东南地区的篮球也是一样。人们观看比赛免费,球场根本容纳不下;球员打球当然也是业余活动,不是为了钱。即便是村和村之间的比赛,观众和球员也都全力以赴,人们享受的是比赛本身的快乐和团队荣誉。

▲2021年2月14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从江县丙妹镇归林村举行春节乡村篮球比赛活动。图/IC photo

今年州里的比赛,冠军奖品是一头牛,亚军奖品是两只羊,这样的比赛奖励富有明显的乡村色彩。黔东南的篮球比赛最早开始于20世纪40年代,经过了好几代人的传承。它遵循的当然也是国际篮球规则,但是流淌的又是“本地血液”。

它是属于乡村的,也和当地人的民俗产生关联,“村BA”最终没有选择朝着“专业化、产业化”的道路,而是保持着全民参与性。当地禁止国有企业参与篮球,就是不想引起“恶性竞争”,民营企业家有捐助,但也就几千上万比赛经费,有的地方甚至会发起众筹,显得非常可爱。

这样的运动氛围,让人羡慕。笔者小时候,老家县城也举办过全县篮球比赛,每个乡镇派出球队,县里的高中、银行组织的球队实力最强,但是有时候乡村也藏龙卧虎,有人投“3分”非常准,号称“小李飞刀”——这样的比赛不缺观众,也是乡村公共生活的萌芽。

后来,年轻人都到外地打工,“本乡青年”除了春节就难聚到一起,乡村某种意义上“失去”了自己的青年。笔者老家所在的乡镇,曾出过朱婷这样优秀的排球运动员,但是现在去朱婷初中所就读的某校(和笔者同一个),很少看到孩子打排球,因为没有场地,也没有氛围。

体育最需要的,可能不是一两个运动天才,而是真正让运动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黔东南的“村BA”最大价值也在于此。“村BA”团结了乡村的青年,也就从根本上为乡村留下了活力和希望。

这并不是说呼吁每个地方都学习黔东南搞篮球,但中国的发展也确实为体育在乡村扎根提供了一定的基础。在任何一个村庄修一个篮球场,马上就会有孩子们聚在那里投篮,这就是运动本身的吸引力。在此,不妨呼吁,在更多乡村建更多篮球场。那种简易的篮球场,花不了多少钱,却能给乡村少年带来无穷无尽的快乐。

毫无疑问,体育在乡村建设中能够扮演更积极的作用。这就是我们从黔东南的“村BA”中看到的可能性。一个农民从田里归来走上篮球场,他就超越了千百年来中国农民纯粹劳作的命运,获得的不仅是休闲,也有属于他的幸福。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